拿碗喝汽水

想变得可爱,不难被人喜欢。

草莓果酱 #金昏金 99line

你还记得我们参加节目那时候吗,朴佑镇一只手撑着地板,另一只手捻起躺在他腿上的朴志训的头发,还是跟以前一样软塌塌的。
睡到迷迷糊糊的朴志训哼哼着回答记得。然后翻了个身,依靠着直觉摸到朴佑镇的手,捏了捏。

偶吧,签名签名。
突然迎面跑过来的两个全身粉色的小孩儿,弄的朴佑镇一脸不知所措。他本就是认生的人,双手搓着裤线,恭敬的向国民制作人问好,可眼前的粉色小香肠显然不肯就这样放过自己,蹦来蹦去要自己给他签名。

你说你还对几个人叫过偶吧啊?朴佑镇假装吃味,板起脸皱起眉毛,动了动大腿,朴志训的头在他腿上晃来晃去,最后还是被坏心眼的男朋友弄醒了。

samuel叫过,善皓叫过,嗯还有……

喂!朴佑镇一使劲,朴志训就从他腿上滚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笨蛋,你怎么这么容易生气啊。那不是闹着玩的吗!
尾音上带着腻腻的撒娇,从地板上轱辘一下爬起来从后面环住朴佑镇的肩膀。

那我呢,叫我偶吧也是在跟我开玩笑对吧。我跟别人一样,没差。是吧!

哎呦,看起来酷酷的被粉丝叫五金大佬,怎么天天吃这没边际的飞醋啊,都好久之前的事儿了。朴志训嘴上吐槽怀里的人,心里却甜到冒泡泡了。这样的朴佑镇大概只有我才看得到吧。

当然不一样了。朴志训一边说一边把下巴搁在朴佑镇肩膀上。嘿嘿的笑出声来,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是我最喜欢的人,是我到目前为止的二十年人生中最大的秘密。不能分享给别人知道。只有我才能看得到的。我们佑镇呐,是我最喜欢的草莓果酱和微波炉加热一分半钟的香草奶茶。是我的加油站,我没力气没斗志的时候,只要我们佑镇跑过来,这么“啵”的,说着迅速在朴佑镇脸上偷了一个香,就像这样亲我一下,我好像就可以满血复活了呢。就这样把佑镇尼在我心里,收藏!

你怎么这么会说情话?你进修过这门课啊?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

要不怎么说不是一家人 不进一家门,这位也嘴上不服输的diss对方,却笑的露出小虎牙,眼睛眯成一条缝。扭过头蹭着朴志训的鼻尖。你是不是偷吃果酱了,怎么这么甜啊?两个人呼吸间都萦绕着草莓果酱和香草奶茶甜腻的味道。朴志训不认输,先一步擒住朴佑镇软软的嘴唇。

都不如你甜。朴志训舍不得放开草莓果酱,蹭着朴佑镇的嘴唇喃喃的讲。

那不如先接吻吧。然后又再一次抱成团滚在一块了。

今天智圣哥和成云哥交代的打扫房间的任务,就算勉勉强强完成了吧,至少地面是干净的。

不过今天谁洗衣服来着?哎呀不管了。今天也吃到人形草莓果酱了。朴志训开心的脱掉沾满灰尘的衣服随手扔进洗衣机回了卧室。三分钟后,收到了来自❤️❤️亲亲我的佑镇xi❤️❤️发来的消息

“阿西,朴志训,下次请你脱掉衣服再清理地面,不然你的衣服你自己洗!!!!!!!!”

哈哈哈真可爱,原来今天是佑镇洗衣服呀。那现在跑过去从后面偷亲他,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今天夜宵也吃草莓果酱吧。

坏蛋对决 #汽水line

大概是一个一群小男孩儿比赛谁更社会(不不不)的故事,总之是没什么意思并伴随严重ooc的彩虹屁


我有点难过呢,志训哥。
两个人挤在狭小的空间,朴志训鼻腔里除了储藏室潮湿的霉味儿,就只剩下男孩子身上散发热量的味道。赖冠霖的一滴汗顺着削尖的下巴滴下来,落在衣服上消失不见了,唯一证明它曾经存在的是衣服上稍微比其他地方更深一点的颜色,但是过不了多久这块儿汗液滴落留下的污渍也会蒸发,颜色变浅,最后消失不见。就像他和朴志训。三分钟后从这个屋子里走出去,他们就会变成甚至连同一个小组都没被分到过的一起参加生存赛的同仁。这样的关系脆弱不堪。赖冠霖想到这里哼哼的笑出来了,牵动两下嘴角,连牙齿也没露出来。但是朴志训仍然觉得他被这个不及格的微笑晃得头晕眼花。到底是谁该难过啊?赖冠霖你这个混蛋。

你怎么了?
朴志训一边发问一边用手掌拨开赖冠霖湿哒哒的刘海,眼睛瞪的圆圆的。
你看,朴志训就是这样一个虚伪的人。你又没办法为我解决问题,还问我怎么了。可我明知道你不会帮我解决问题,还是固执的对你发牢骚。我都原谅你了,你也别怪罪我吧。他明知道对方是在耍小手段,还是装的很耐心。至少赖冠霖是这样认为的。倒是要看看你这幅化不开甜蜜笑脸能撑到什么时候。

我好嫉妒啊。
这次赖冠霖可没有说谎。你是不是对珍映哥太好了?我呢,我不是你喜欢的弟弟吗?怎么不跟我营业啊,我不如他吗?一口气撂下几个已经预想到答案的问题。接下来就是盯着眼前的人看个不停。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刚才还瞪的大大的眼睛立马变回原来那样眼角上挑,暧昧不清。大概里面是有答案的,可赖冠霖一点也不想知道了。
天呐,朴志训你是什么推拉怪物?是我在问你问题,怎么又反问我?可是那又能怎么办,谁叫我不得了的喜欢你呢。

不说话?冠霖你没话说那我要去练习了。
嗯,很容易挣脱掉了弟弟的怀抱。你看,刚刚还拉着我撒娇不让我走,现在又这么轻松就放开手让我出去。推拉怪物,推拉怪物。

刚才玩心大发咬了朴志训一口的裴珍映倚在练习室玻璃门上看见志训哥和冠霖一前一后走出杂物间,手里摆弄着亮黄色的毛线帽一脸若有所思。

哈,被我发现了吧。
恶趣味的思索着下次要不要干脆亲志训哥一口看看赖冠霖那小子是什么反应。

赖冠霖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裴珍映笑的像小狐狸。

决赛的时候得到脸颊吻的赖冠霖此时此刻心情舒爽。不过这个bobo到底是什么用意呢?他还是想不明白。

这大概要问正躲在储藏间把沮丧到哑着嗓子叫屈的人笑着圈在怀里安慰的朴志训吧。

朴志训心里想,你们俩怎么,这么可爱呀。

蹲在一旁啃火腿的两个brand new男孩面面相觑。

李大辉嘀咕到果然志训哥才是最坏的。

朴佑镇把半根火腿塞进嘴里立马用手捂住李大辉的嘴:小点声,别被志训尼听到!


大概是昏all?